一位72岁的村民告诉记者

2020-03-06 02:02

这位村民也随着沃德兰乐园的拆除失去了工作,乐园拆除后,在原址修建的购物中心又让她燃起了希望,“或许我能在购物中心里面再找个工作。”

曾被列为重点项目烂尾工程一停15年

半个多月前,早上5点多钟,蓝桂福被震耳的电钻声吵醒,蓝桂福走出房门,电钻声从他家南面的沃德兰乐园传来。“声音特别大,隔着几里地都能听见。”蓝桂福走近沃德兰乐园后发现,钻机正在轰鸣着钻进乐园中的城堡。城堡上出现了一个个不规则的窟窿,“打的都是眼儿,房子酥了,用挠机一推就倒了。”

摄影爱好者小韩举起相机记录下沃德兰乐园拆除后的影像,在小韩的镜头中,曾经的建筑已被夷为平地,游乐园中遍地裸露的钢筋,从倒塌的墙体中费力地探出来。

一位陈姓村民在沃德兰乐园中工作,陈庄村中还有十来个村民和她一样,在乐园中找到了一份工作,“我们的主要工作就是给树剪剪枝,浇浇水,一个月一千多块钱吧。”在她看来,曾经建造的沃德兰乐园成为她就近就业的希望,“毕竟离家近,这么大的游乐园,要是建好了肯定需要保洁的、服务员什么的,村里的好多人也不用出去打工了。对于能解决就业的这个承诺,当时村里很多人都很期待。”

蓝桂福的家里有四口人,除了老伴,他和一对儿女都已不是农转非。而在沃德兰停工后,只有蓝桂福的老伴得到了三分耕地,可以在耕地上种植。

乐园停工种上玉米

“建着建着就停工了,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。”一位村民说,建设中的游乐园突然停工了,建筑工人也在停工不久后离开,此后的十几年中,沃德兰乐园便再未出现开工迹象,直到半个多月前,刺耳的电钻声与进进出出的卡车才让乐园又热闹起来。

在公开的资料中显示,北京沃德兰乐园是由华彬集团投资兴建的大规模旅游娱乐项目,位于北京京藏高速两侧,总占地面积123.04公顷。以神奇、科普、文化、自然为主题,并借助现代化高科技手段营造出新型的森林探险之旅、儿童世界、外星风光、特技表演、温泉度假等旅游珍品。建设中的乐园被北京市和国家旅游局列为重点项目。

安置补助打了水漂

吸引小韩和其他摄影爱好者的是沃德兰乐园中的欧式建筑,“经常来这里拍拍照片,也常能在这里看到拍电视剧的剧组。”

欧式建筑沦为废墟成就婚纱摄影外景

在引进沃德兰乐园项目时,蓝桂福便了解到企业为此将付给他们每亩2000元的安置补助费并解决农转非、劳动力安置等问题。但突然的停工,一切都打了水漂。建设初期的沃德兰乐园给周围的村民带来了些许实惠,一家小饭店老板说:“那时候工人很多,我们店的大多数客人都是他们,虽然他们花的不多,但是人多啊。小卖部也是一样,买烟的大多数是建筑工人。”

轰鸣的声音一直持续到晚上7点,沃德兰乐园也不再向村民开放,本想进乐园遛弯的蓝桂福和许多村民都被拦在了园外,“说是那里要拆除了,不让进了。”

随着时间的推移,建筑群也失去了光泽。小韩第一次来到乐园时,城堡里一片狼藉,阴暗的城堡内,只有残窗破门可透出点点阳光。城堡后是大片的玉米地,玉米地里,高塔的柱子上写着:“请注意,玉米秸已经喷农药,望三思而后行。”荒地最远处,灰色尚未封顶的城堡露出尖形的金属顶架,外立面都没有装饰,漆黑一片。

在小韩眼中,沃德兰乐园是一座摄影爱好者的理想场所,“自从有关游乐园的照片在网上曝光后,出乎意料的是,竟吸引了不少摄影爱好者,特地赶往游乐园拍照、采风及探险。”

昌平区政府网站上,今年1月31日,一则《关于昌平南口镇陈庄局部地块控制性详细规划》的公示信息显示,沃德兰乐园原址的土地规划性质为商业金融业用地、交通设施用地、防护绿地及社会停车场库用地。其中商业金融用地面积约为15.28公顷,建筑面积约为9.93万平方米,地上总建筑面积约10万平方米,建设内容为长城奥特莱斯购物广场及其他附属配套设施及加油站。

透过围挡,其中建筑已不复存在,裸露的钢筋像麻花一样拧在一起。残垣断壁中,几个工人在捡拾着能够回收的建筑材料。

“许多村民都说等乐园盖好了,可以直接去乐园工作,不用再去种地了。”蓝桂福说,当年建设起来的乐园让周边的农户看到了希望,但谁也没有想到停了十几年也没有进展。

沃德兰乐园的建设开始于1998年,但是不久后发生的经济危机,导致这座乐园停工,而一停就是15年。1999年,开发商以北京新规划中的“不能占用林地进行项目建设”为由,宣称核心用地为林地的沃德兰游乐园或将停建。华彬集团一位工作人员表示,2008年华彬集团欲再度投资重建游乐园,然而沃德兰游乐园曾经123.04公顷的用地面积已在昌平新城规划中缩减为15公顷,工程建设又被搁置。在十五年时间中,按照规划,这座曾经的“亚洲最大游乐园”沦为了烂尾工程。

在蓝桂福的记忆里,沃德兰乐园已经停工十几年了,十几年中,乐园一直没有开放,园中的建筑也从崭新渐渐破败了,“最开始建的是三国城,后来又改成乐园了。”

而在围挡北侧的耕地上,成片的杏树占据着主要的位置。在最初的规划中,大片杏树的位置,也是沃德兰乐园的建筑区域。“现在地里都是杏树,这些杏树都是种着玩的,没有产值了。种的是山杏,没有嫁接的,熟了之后皮也是涩的,主要是里面的杏仁可以做菜吃。”蓝桂福也在自家的三分地上种了杏树,在他看来杏树价格远超过玉米,“拆迁后,这些树就值钱了。一亩地能种几百棵杏树,这样就能补偿很多钱。我这上百棵杏树,怎么也得赔几万块钱,但是如果是玉米,就不值什么钱了。”

记者探访正在拆除中的沃德兰,寻找这座亚洲最大游乐园烂尾十余年的原因。

规划占地的村庄除了陈庄村外,还有雪山、红泥沟、七间房及龙虎台四个村子。一位72岁的村民告诉记者,乐园围挡中以及围挡北侧的土地在租给沃德兰之前,是一片耕地,种的大多是小麦。“游乐场的一大块都是好地,都是耕地。”沃德兰没盖起来,地也被弄得破破烂烂的。围挡外面的地都被分给村民,只要是本村的人,有农业户口的,都能分到3分地。

在蓝色围挡中,干枯的玉米秸在阳光下有些无精打采。村民老陈就在沃德兰北侧占据了一块地,种上了玉米。每天早上,他都会来到玉米地浇水。“我的这块地现在也跟着围挡里的建筑一起铲除了,说这块地要干别的,不让再种了。”沃德兰乐园停建后,老陈便在空地上占了一块土地,“这里后来也没什么人管,谁来得早,谁就能占一块地。沃德兰乐园内部的土地,很多被用来耕作,村民挖沟,修了一些水管灌溉玉米地。”

围挡里的都是好地

沃德兰乐园便是废墟的前身,一座曾经号称亚洲最大的游乐园。15年前开始建设的沃德兰游乐园,在建设中几度夭折,直至拆除前一直没有正式使用过,成为了一个烂尾工程。

小韩说,沃德兰乐园没有拆除前,欧式建筑群与周围的民房、园内长满玉米的耕地有种时空错乱的感觉。“游乐园中有仿古建筑,也包含了现代风格的钢筋建筑,在建筑的北侧是满地的玉米,在很多摄影爱好者眼中,这里的景色很独特,也迎合了他们的诉求。很多人都到这里来拍摄荒废建筑,还有人来拍婚纱照。”

从蓝桂福的爷爷开始,家族便居住在陈庄村,超过百年的时间里,世代以耕地为生。

小韩每次来到沃德兰乐园时,破败的城堡式建筑与生机盎然的玉米地形成巨大反差。

就业承诺无法兑现

十几天的拆除后,欧式建筑群已成为一片废墟,唯一能够看到的建筑是一座在矗立在围挡外的高塔。一位工作人员说:“围挡内的建筑都要拆除,外面的那座高塔不在拆除范围,还是能够保留的。”一位肩扛铁锹的农民,从高塔北侧的田地里中走出,唯有他身后的高塔还能依稀看到沃德兰乐园的影子。

67岁的蓝桂福住在距离沃德兰乐园仅仅几百米的陈庄村,提起沃德兰,蓝桂福总想聊上几句。

京藏高速路陈庄收费站旁,一道蓝色围挡遮住了路人的视线,进进出出的大卡车装满了破碎的砖墙。

沿着京藏高速向北大约40公里,陈庄收费站东侧就是沃德兰乐园。